一目友

寡人有疾 寡人好色

天佑废柴

       又买了很多书,屋里堆得都快没地方放了。说来奇怪,中国什么都贵,惟有书便宜。一杯奶茶二三十,一本装帧精美,印刷清晰的书也不过几十。国外随便大几百上千,即使不在国外,同样的绘本在台湾出版也比大陆贵不知多少。常去二手书集市,以前几百才能买到一套的旧书,因书市不景气,会砍价,磨一磨,几十也好拿到。入手新书的乐趣可比奶茶之味香多了。

        喜欢画画,爱看画,看到好画即狂喜乱舞,读到好书会开冰可乐庆祝。人很多时候要放下得失心功利心,专注坚持地去做某样认定的事情,才能获得世间极乐。认识一个白富美,批评我空有一肚子知识却是个窝囊废,说我的社会地位和爱好不匹配,有钱人才能消费得起看展画画,一天到晚不想着赚钱却净做些不切实际的事情,穷鬼一个却不知成家立业只知玩乐。她的话让我瞠目结舌大大地震惊了。在白富美看来一个社会底层贫困破落户是没资格去看展的,没钱买不起房买不起车不努力赚钱只知贪图享乐是该立刻去世的。不知何时现今社会居然被金钱腐蚀得这样重。一个人年纪轻轻却为了结婚生子买房买车背上债务,做什么事情都束手束脚不敢逾矩,喜欢的事情不敢做没时间做,所有的爱好都统统抛开,为了面子牺牲自由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,长命百岁又有何意义?

       我本质是个怪胎,一直觉得活四十便够本,不结婚生子才是天经地义不给人添麻烦,顾着自己高兴四十往生也不会愧疚。大人说结婚生子是自然规律我往往嗤之以鼻,早夭也是自然规律啊,三岁挂掉不结婚可不可以?结婚就能获得真正的幸福吗,结了婚还能离呢。

       我愧疚,不是自己的兴趣爱好和社会地位不匹配而愧疚,也不是不努力赚钱不结婚生子而难过。愧疚的是自己在道艺上不够努力,不求每日精进,未获得真正的极乐。

         虽专注却不够勤勉,也不很能坚持,怠懒贪玩,想起来了才画几笔,一高兴趁着兴致会画几笔,能废寝忘食地画一两天就觉得很不错,再多的便没有了。那些一张画画数月经年的,想都不敢想。每每想到这个便深感愧疚,不够努力担当得起窝囊废这个称号了。当然白富美说的话也是为我好,说的话虽直接却很现实,虽然不认同我也很客气地道谢了。墓有重开日,人无再少年。莫负韶华啊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