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目友

寡人有疾 寡人好色

你照片留在一封情信里面,
每一天仍是照旧看它一遍。
我仍然还记得那笑脸,
曾在当天我们流浪到夏天。
我都曾写你在每天的日记。
但放弃你却像再没可能梦想
像—个沉闷的独唱
《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》林一峰 ​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