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目友

寡人有疾 寡人好色

六朝儿女多奇志。

       星眸善睐,粉面含春,翠耳银铛,纤姿楚楚。满坑满谷的玉石器青铜器里,此乃我见过的最标志、性感、纯真的小猪佩琦,堪称山猪界的玛丽莲梦露。在她面前都不好意思自称猪猪女孩,萌得我满地打滚儿,欢喜得骨头里都在往外冒泡泡。

        以猪为鉴,混沌无序怪诞清谈的六朝,一以贯之的浮夸奢靡,好美之风席卷朝野上下。这是个颜狗的时代,是贵族男子化妆敷粉,以貌若好女为傲的时代,也是小猪都能精致到指拇盖的时代。

        “武帝尝降王武子家,武子供馔,并用琉璃器。婢子百余人,皆绫罗裤(衣罗),以手擎饮食。烝豚肥美,异于常味。帝怪而问之,答曰:“以人乳饮豚。”帝甚不平,食未毕,便去。王、石所未知作。”——【世说新语·汰侈】

        晋武帝司马炎去女婿王济家吃饭,排场盛大,百余美婢捧琉璃食器侍奉在侧。其中有道蒸乳猪肥美异常,武帝都未曾食过的美味。问其故,居然是人乳喂养大的小猪。这是连王恺、石崇都不知道做法的珍馐,却因为过于奢侈且不人道而遭了君王的忌惮。

       但小猪烹都烹了,没吃完便走了,白白浪费了小猪和人乳,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。在那个时代背景下,不吃才是不正常的吧。

       你好漂亮=你好美味。今人无缘食得一千七百年前王武子家的蒸乳猪,但蒸之前的相貌,想必也是如宝似珠,与此猪不相伯仲吧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