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目友

寡人有疾 寡人好色

夜深忽梦少年事

       天堂永远不会是天堂,

       如果那里没有我的猫在迎接我。


       深夜看到忽然泪流满面。

       不想上天堂,只希望有朝一日能有一只属于我的猫。喂过五年的流浪猫,摸过无数的猫儿。想起过去相伴过的猫们,每个猫都有自己的性格和故事,每个故事都充满了艰酸苦涩,轻易不肯想起,一旦破除封印,便是巨浪滔天,余恨难消。这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,即使是悲欢离合也极琐碎而平淡。本已忘了,甚至连猫们的名字都记不太清了,骤然翻起,疼得心口发苦,眼前发黑。不思量,意难忘。写亦或不写,皆痛煞我也。

评论